您的位置: 浦东新区信息网 > 美食

终将归零 第二章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36:37

终将归零 第二章

一缕晨曦照在古堡入口,青石砖铺成的路面上反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芒,茂盛浓密的大xiǎo灌木整齐地排列在两旁,从远处望去可以隐约地看到有不少衣着光鲜、神情沉稳庄重的人匆匆走进xiǎo道步入宫殿。这里是宫殿的另一个入口,完全没有那一边的荒凉气氛。没错,那一边为世人所熟识的古堡在结界的边缘,是阵术的符咒使它看上去变得残破不堪。而事实上,这儿就像是一个上世纪遗留下来并且现在仍兴旺不衰的xiǎo规模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一样,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其中穿梭。但它又十分隐秘,虽然现在还是贵族阶级当道,其程度不亚于日后的中世纪景象。而在这个隐秘的社会中,领袖群伦的主角,便是两位力量、才干皆可称为一流的才子。他们来去无踪

终将归零  第二章

,身影诡谲莫测;力量与其影响皆属于吓死人不偿命的类型。可惜他们按现在的説法,是分别属于黑白两道的人。不过这似乎并不怎么重要;因为现在社会是属于贵族阶级与资产阶级平分天下的时刻,这两者免不了要被人搅到一处去。别以为贵族就一定高傲到不肯做些有背身份的事,事实上他们与盗贼做diǎn儿什么勾当,也未必会有人站出来指责他。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这两个人偏偏就是水火不相容,让人有时不禁要怀疑他们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因果纠缠,才会互相反目成如此这般。就像神魔生来为敌一样,他们不仅力量恰恰相反,连在这个社会中的名号也是相互对立,掌控光之力的人叫血蔷薇而掌控暗之力的人叫夜玫瑰。不过也有不少人也把夜玫瑰称为滴血的夜玫瑰。为什么名字会这么长?谁也不知道。可是据説那人的确很容易令人感到一种特殊的气质,不是在他玩交际手段时耍弄人用的,而是一种真正的、令人产生极易为他心碎和想要保护的感觉。并且据那些好事者所言,滴血的夜玫瑰和魔族、血族以及其他所有隶属黑暗的族群不仅关系密切,在他们那群人中有相当的地位,而且那群人把他尊为王上。而血蔷薇在光明的区域内也是如此。这样一来,一般许多xiǎo精怪或是一些修仙的人——这个社会是非人类族群的社会——或许会认为他们是神或魔。可据传言説,滴血的夜玫瑰申明过自己并非神魔,而血蔷薇倒是态度暧昧不明,以至于至今无人确定两人的确实身份。不过据某些好事的家伙推测,滴血的夜玫瑰似是血族的直系王族——这一推测曾引起惊涛骇浪般的轰动——但夜玫瑰本人似乎也并不加以反对,所以这个推测就一直保留下来,直到不久前,有人发现夜玫瑰就住在血族宫殿中,从而证实了那个推测起码是有一部分的确属实,也就是説,的确是血族的王族,但是否属于直系则不好加以评论。另外至于血蔷薇,则是在神界中如鱼得水,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,我们在此也不得而知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都十分清楚一diǎn:那就是绝不要招惹他们。因为一旦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或是説了什么不该説的话,那么到头来就只有死路一条。这一diǎn,大家都很明白。

今天宫里的人真多。昶厌烦地想着,真想偷懒一次不去应酬,不过那帮元老们是不会答应的。真拿他们没办法。他烦躁地起身,穿戴好外出的装束。刚打开门,就见一个xiǎo厮跑过来跪在自己面前通报王上来了。好吧,昶心里想,同时暗暗叹了口气,示意xiǎo厮可以离开了。

一个身着黑金色华丽服饰的人缓缓走了过来,神态气度雍容高贵,显示出他的身份非同一般。身上帮着暗紫色蟒带,上面玄色的花纹在光线的照射下反映出金属的质感。它是王权的象征之一,而这位佩戴它的人,就是血族一族现任的王。

血族一族生来具有运用血契的力量,而且和它的名字一样,他们不仅能凭借血的力量来获取强大的能力,而且他们天生需要以血为食,才能更新自己体内的血和氮。陈旧的血是没有多少力量可言的,而且会使人变得老态龙钟,虽然他们跟人类比起来能活上人类年岁的许多倍,衰老程度也要减缓许多。可是自从出了吸血蝙蝠吸取人血过多而闹出的大乱子后,血族也被连带着遭了殃。其实人们通常所説的吸血鬼指的是从日后的美洲中产生的吸血蝙蝠,而血族则是另外一码事。可人类哪分得清这些?所以这个以血为名的族群就受到了一次大损伤,幸而伤及他们的只是普通的人类。在加上黑暗力量的庇护以及血族不容xiǎo觑的实力,总算还是撑得下来。可尽管如此,他们的力量还是有所缩减。特别是当血蔷薇得知此种情况后,又不知道会出何种下策来打击血族的势力呢。

“参见父王。”昶躬身行礼,“不知父王来此是为何事?”

这人摆了摆手,道:“想必你也知道血蔷薇有何种打算吧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他问道。

听到这话,昶抬眼定定地望着王,血色的眸子似乎是沉了下来;但下一秒钟,就又恢复了正常。

“没什么办法。”他低下头,轻声説道。声音很低,就像是説给自己听一样。

“没有办法?!”虽然王竭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,却还是隐隐露出一丝惊慌,怎么会这样?真要如此,那离血族灭族之日就不远了!

“当真如此?”王按捺住心头的不安,加重语气问道。

“是。”昶再次回答,声音依旧很轻,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那儿臣就先告辞了,这次的聚会元老们要求我去很久了。”接下来便默不作声,而是站在一旁等待王的答复。

“好吧。”王无奈地説道,叹了口气,看来不能强求改变血族的未来了。本来还以为,能从这个跟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身上找到办法,但现在他都这么回答自己,看来果真是天不佑吾族,只能等待灭亡之日降临了。他不禁从心底泛起一丝惆怅。

“不是亡族。”昶忽然在门口站定,背着他镇静地説,口气里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。王听了不由一惊,瞪大眼睛怔怔地望着他,“只是王族这次想必是要有大浩劫了。还是早diǎn做好准备吧。在黑暗失去控制之前,我会尽量请克罗索帮忙把《末日圣书》保管好,等到适合的时候再下放人界。”説罢,昶头也不回地走了,只剩下王被震惊到不能思考。

克罗索……昶,你是谁?

烟台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烟台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烟台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烟台治疗睾丸炎方法
烟台治疗睾丸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